首页 >> 演讲嘉宾

陈彦斌:中国企业创新能力
时间:2018-06-11| 编辑:张妍|【

  熊彼特最早定义创新。他认为,创新是指企业家通过对生产要素进行新的组合,创造性地打破原有静态的市场均衡,从而推动经济发展的过程。从宏观经济学的角度来讲,创新对经济增长很关键,资本、劳动力、教育之外影响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创新,因此,所有国家都很重视创新。


  

 

  美国和欧洲都非常重视创新,大家看到美国和欧洲都出台了一些支持制造业创新的政策。中国也很重视创新。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调“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所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中,创新被列在了首位。2013-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创新的次数逐年在增加,2013年提到了16次,2016年提到61次。

  我带领课题组做了一个研究,把中国8万家高新技术企业创新能力做了一个全覆盖的评价。不是抽样。我们知道抽样技术很重要,但是抽样只能得到整体性的了解,而无法得知每家企业的具体情况。所以我们不可能进行抽样调查,而是做了一个系统的全覆盖测评。关于创新的指标有很多种,光是专利指标就多达13种。

  我们对全国企业创新能力最强的1万家、1千家、1百家都进行了测评。前1万强没有公布,说实话排在1千名以后的企业的创新能力不是非常强,所以就暂时只公布了前1千强和前100强的企业名单。结果发布在大宏观微信号和光明网上。

  今天我基于自己的数据,对中国企业创新能力做一个简单介绍。


总体来说,创新能力还不是太好。

  第一,创新能力高度分布不均衡,绝大部分企业的创新成果数量较少,只是少数企业创新能力很强。比如说前1千强企业里面,有两千件以上专利的企业只有几十家。按照有效专利的口径来计算的话,只有29家企业专利数在两千件以上。而且这29家还是按照法人代表企业来计算的,如果按照集团的口径来计算的话就更少了。低于500件专利的前1000强企业有825家。也就是说,最优秀企业中的创新能力还不是非常强,只有少数企业具有很强的专利数量和创新能力。

 

 

  如果将范围进一步扩大至《中国企业创新能力百千万排行榜(2017)》中所有8万多家高新技术企业,创新能力分布不均衡的程度更加严重。因此,尽管近年来涌现了一批优秀的创新企业,但是中国绝大多数企业的研发创新能力仍然较弱。

 

 

  二是中国企业的创新成果质量较低,核心技术的对外依存度偏高。专利包括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三大类。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的发明专利占全部专利比重高达90%左右。而根据《中国企业创新能力百千万排行榜(2017)》数据测算,中国前100强高新技术企业申请的发明专利仅占申请专利总数的63%,有效发明专利数占全部有效专利数的比重只有45%。全部8万多家高新技术企业申请的发明专利数占申请专利总数的41%,有效发明专利数占全部有效专利数的比重仅有25%。考虑到高新技术企业已经是国内研发创新能力较强的企业,其创新成果质量尚且如此,那么中国企业整体的创新成果质量更加堪忧。

  三是企业在技术前沿领域活跃度不高,创新能力仍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以电子计算机发明与应用为核心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经逐渐接近尾声,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在全球范围内开始显现。根据目前所达成的初步共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特征在于各项技术的跨界融合,从而逐步打破实体、数字和生物世界的界限。可以看到,近几年物联网、人工智能、基因工程、无人交通工具等方面的技术创新不断取得突破。从2016年欧盟发布的产业研发投入报告来看,这些技术所对应的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IT设备制造业、医药与生物技术以及汽车与零件制造业,恰也是欧盟与美国优秀创新企业最集中的行业。然而,中国全部8万多家高新技术企业最为集中的5个行业均为传统制造行业,创新活跃度较低。进一步聚焦到前1000强高新技术企业,虽然最集中的行业是IT设备制造业,但该行业的企业大多是以电子设备的组装加工为主,处于产业链的中低端。而集中度排在IT设备制造业之后的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等,仍是属于传统制造业行业。在技术前沿领域的活跃度不高,反映出国内企业的创新能力与世界先进水平依然存在较大差距。

  四是企业的研发投入虽然有所上升,但与高收入国家尚存在不小的差距。无论是研发占GDP的比重,还是企业研发投入主营业务的占比,与发达国家相比都有很大的差距,需要进一步提高。


二、抑制企业创新能力的五大原因

  一是与发展模式有关系,以往是高增长的发展模式,十九大报告提出未来要向高质量的发展模式转变。从调查报告可以看到,美国更愿意进行周期在五年以上或更长的创新活动,而中国企业过多致力于“短平快”的创新活动。这对于企业而言是一个趋利的行为,但对国家而言可能就不合适,会导致长期经济增长乏力。另外,这些年资金脱实向虚,泡沫比较严重,比如,前年的股灾,去年的房地产泡沫。大量的资金不愿意投向实体经济,工业经济增长比较缓慢。

  二是从经济体制来看,要素市场扭曲与行政垄断进一步削弱了企业的创新动力。这是未来改革的一个重点和难点。

  三是从产业政策来看,以政府直接干预市场为核心特征的选择性产业政策扭曲了企业的创新行为,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企业创新成果质量较低的局面。像前些年的新能源汽车、光伏产业都有这个问题,未来还会不会继续犯这样的错误,也需要对我们的产业政策进行深刻的反思。

  四是从法律制度来看,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足抑制了企业的创新活力。世界知识版权局的报告显示,截止到2015年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指数仅在所报告的129个国家知识产权保护指数排行榜中排在第52位。目前我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与最优水平之间还有不小的距离,需要进一步加强保护力度以促进中国企业的创新。

  五是从文化环境来看,“中庸之道”与“学而优则仕”等传统文化,使得中国较为缺乏具有质疑精神与批判精神的创新型人才,从而制约了企业创新能力的提升。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中国已经“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素质较高的劳动力,有最大规模的科技和专业技能人才队伍”。然而,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2015)的跟踪调查结果显示,企业仍然是将“创新人才缺乏”列为阻碍企业创新能力提升的最重要因素。


三、提升企业创新能力的对策思路

  一是着力遏制资金“脱实向虚”,消除经济泡沫化趋势对企业创新的负面影响。

  二是深化要素市场化改革并破除行政垄断,构建公平开放的市场竞争环境,从而激发企业创新动力。

  三是调整产业政策思路,减少对企业创新行为的扭曲,重在为企业创新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由于以鼓励市场竞争、弥补市场不足为核心特征的功能性产业政策能更好地适应“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发展要求,当前中国产业政策从选择性向功能性转型的大方向已初步得到共识。

  四是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尤其要加强司法保护力度,保护企业创新成果。

  五是从改革教育体制和营造鼓励创新的文化环境入手,培育创新型人才。这个很关键,特别是现在人工智能对传统劳动的逐渐取代和替代,我们需要花大气力大量培养具有创新思维的面向未来的人才,这是教育界和产业界共同面临的重大问题,也是重大难题。

 

人物简介:



  陈彦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副院长。1976年9月生于湖南益阳。2009年破格晋升为博士生导师,2010年破格晋升为教授。《经济研究》编委,《改革》编委,《光明日报》理论版专栏作家,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学术委员会委员,中组部司局级干部选学班教员,中宣部马克思主义工程首席专家。教育部新世纪人才,霍英东奖获得者。陈彦斌教授的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学,主要研究方向为宏观经济政策、定量宏观模型。出版多部学术专著,在国内外期刊发表上百篇学术论文。

  (本文为陈彦斌演讲实录,已经其本人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