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讲嘉宾

凌文:能源行业转型升级发展
时间:2018-06-11| 编辑:张妍|【

我讲三件事。


一、我国的能源。

  能源支撑了过去改革开放这么多年的快速发展。从1978年到2016年有一个数据,GDP的增长,全国煤炭的增长和全国发电量的增长,可以有这样一个简单的结论,很明显,就是稳定可靠的能源供应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民族伟大复兴的一个重要支撑。


 

 

  2016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43.6亿吨标准煤,在全球来说是最大的能源消费国,而其中传统的化石能源占到了87%。其中煤炭,统计数据显示煤炭占一次能源的62%

  2016年的数据,煤炭一次能源占62%,石油18.7%,天然气占6%,然后是水电、风电、太阳能、核电,按照我们的规划,将逐步的降低煤炭的占比。但是另外一方面,国家的基础资源,煤炭在这里占到化石能源的96%,也就是国家的石油、天然气,按照现在储量来说只占到了不到4%


 

 

  这是中国化石能源的储量比例,石油占1.78%,天然气占2.08%。因此在中国工程院的中国煤炭清洁高效可开发利用战略研究,有这样的结论,基础储量煤炭占96%,所以预测到2030年国家的一次能源当中煤炭仍将占到50%,尽管比例在不断下降,但是基数太大。所以煤炭提供了中国70%的发电量,钢铁行业的86%,建材行业的79%的能源,以及化工行业的50%,对GDP贡献率超过15%。煤还是很重要,对社会做了很大贡献。

  回过头来说煤炭三大问题。第一是开发过程中对地表的损失和地表水的破坏。二是煤炭没有优质化的利用所引发的大气污染,如雾霾。电煤燃烧很好了,但是散煤燃烧是一个问题。三是二氧化碳,也就是气侯变化。这三个问题是煤炭行业一定要解决的问题。


二、能源转型升级的路径与举措

  2014613号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6次会议上响亮提出来能源的“四个革命”和“一个合作”,也就是消费革命、供给革命、技术革命、体制革命和全方位加强体制合作。十九大提出来,要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

  在能源革命的要求下,我国能源政策的导向基本上可以用这几句话来说。就是化石能源要清洁化,清洁能源规模化;高碳能源低碳化,低碳能源无碳化;能源供给多元化,能源消费、能源系统的智能化。

  这是传统能源转型升级的三个路径,化石能源清洁化,清洁能源规模化和能源供应的智能化。

  化石能源清洁化,首先还是在第6次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总书记非常明确指出,我国的国情是以煤为主,对煤的注意力不要分散,要做好煤炭这篇文章,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也就是因为这样一个总的思想,在国家面向2030年的17个国家级重大专项,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列进去了,而且是总书记亲自定的。这17个重大专项里面,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由国家能源集团来独家牵头承担,这个项目要一直持续到2030年甚至2035年。

  依靠创新驱动来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既是顺应国际能源发展趋势,也是国家的政策导向、社会公众期盼,同时更是企业转型升级发展的内在需求。化石能源的清洁化,包括稳油,2030年实现石油稳产,天然气产量倍增发展,提高我国能源安全保障能力,这也是中国能源工程院建议的一个结果。

  清洁能源的规模化。储能、智能电网、分布式,包括气峰、气谷等问题都要解决。所以17个专项是这样,最后加了一个是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还有一个就是智能电网。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家的意见是减量化。智能电网最大的要求就是必须要做到最大限度的吸纳可再生能源,而不是其他的,这是一个方向。包括清洁能源的规模化这里面提到了核能、核安全等等。


 

 

  这是能源供应的智能化,正在进行积极研发,是这样一个多能互补、多能耦合、物联网技术等等。

  这是能源消费的绿色转型。包括制造业怎么样低能耗,工业能效标准提高,资源提高利用,城市健康交通以及全民节能计划,来共同推进消费侧的绿色转型。这是“一带一路”战略时时彩投注平台。


三、国家能源集团发展展望


 

 

  20178月党中央国务院正式批准成立了国家能源集团,现在有八大板块。煤炭、常规发电、新能源、交通运输、煤化工、产业科技、节能环保、产业金融。基本上来说,作为一次能源的角度和二次能源的角度,国家能源集团都是国内最大的能源生产商,按照能源单位量来算,其实已经超过了中石油和中石化。在产量方面有四个世界第一,量的方面包括煤、发电装机、风电装机和煤制油化工。

  在创新的领域,也有很强的实力,这些年组建以来,一共得了25个国家的二等奖,3个国家一等奖,还有3个中国专利金奖,这里面列了3项技术。神东矿区的矿区建设,这是2003年的一等奖,煤制油煤化工是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这些方面,实际上已经基于产业的领先地位,包括绿色智能开发、燃煤发电、煤炭的转化、CCUS和可再生能源。

  一是煤炭安全。这是李毅中部长当年为煤炭行业加强监管、提高安全防控水平做了巨大的贡献。实际上我国今年煤炭行业的死亡率铁定降到500人以内,原来一年都是1万人、78千人。国家能源集团,原来的神华,在全世界的安全水平是最好的,跟美国比,要比美国好上4倍,我们的死亡水平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全国的平均水平现在降得非常厉害,已经是0.2%左右。这个数据,跟前些年的5%6%差别是极大的。包括我们装备制造、工艺、开采效率、人工效率都在全世界是最领先的。


 

 

  这是矿区的地下水库。矿区由耗水大户变成节水大户,能节省多少水呢?大概每年能供7千方的水,有多大?想象一下我们杭州的西湖,大概是几个西湖的量,就可以知道节约了多少。

 

 

 

  这是矿区的生态。进入这个矿区之前,当地是3%-11%的树覆盖率,现在达到70%以上,应用了多项技术,可以说开发以后比开发前更好。在上个星期准噶尔矿区刚刚被国家批准成为国家级的矿区公园,非常漂亮。

 

 

 

  这是无人值守的智能矿产,每年2千万吨,过去知道煤炭行业3百万吨已经是特大型煤矿,2千万吨无人值守,巡视这样一个工作量,2千多台套的设备,完全由我们智能计算机来控制。

 

 

 

  这是全世界首台二次再热煤电机组,它的煤耗、效率都是全世界领先的。总书记也讲到在中国煤电是一个大事,因为我们没有其他的资源,煤电一定要做好。

 

 

  这是CFB,专门烧电子煤,得了国家科技进步的一等奖。上个月在日本参加中日企业家的一个座谈峰会,有一个这样的例子。20世纪70年代、80年代、90年代,在当年日本的科学家拥有洁净煤的技术,是他们发明的循环硫化床,但是现在中国的循环硫化床技术远远超过了日本。20年前我们向日本学习,现在是日本向我们学习来,我们全球领先,光神华一家装机就超过了800万千瓦。

 

 

 

  这是辅机单系列布置发电,这是全世界最先进的电厂。

 

 

 

 

 

  这是20146月份全世界第一台燃煤机组,比天然气燃烧的国标还要低。说三件事:一是粉尘含量低,而二氧化硫我们做到了2.76,氮氧化物是19.8,天然气是502020年在中国所有电厂都要用这个技术,否则不能再发电了。事实上现在国家能源集团70%的电厂都完成超低改造,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全部完成了改造。这一件事给两个数据:一是达到这样的标准每度电大致上增加1分钱。如果你用天然气去替代,天然气一度要比煤贵多少?天然气一是量不够,二是它的价格远远高于煤电,这样的想法,治理雾霾、治理环境污染,给环境带来的危害。其实我不太赞同简单的去煤化。去煤化要去的是污染,煤没有罪,煤的粗暴简单的利用是有危害的,煤全身是一宝。作为煤炭行业的院士,我对煤炭要理性客观的看待。煤其实也不多,说我们国家富煤,其实我们国家的煤也不多。怎么算?人均占煤资源占全世界的60%,也就是说煤也不多。

 

 

 

  这是我们低氮燃烧、脱硫等技术,都是先进的。这是我们DCS,就是部智能控制,我们的DCS具有完全自主的知识产权的电量控制系统,已经打破了国外的垄断,在国内市场占有20%。一健启停,现在电厂的操作非常简单,一个2台的机组,现在我们可以做到电源160,完全用智能化的系统了。

  20081230号,这个项目是全世界第一个自主研发的。我再给你报告一个好消息,到昨天晚上20点,我们全世界最大的间接液化400万的项目实现了72小时的运转,运转得很好。2016年总书记去现场视察,很高兴,现场喊出来了“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这个伟大号召,201612月这个A系列开始投产,总书记又给我们做了重要的批示,鼓励我们要做好这篇文章。最主要是我们有大量差异化,不是同质化的,是差异化的性能,用石油炼制出来,现在在军用项目、舰载机、航母、重型装备等,包括导弹,包括火箭,都用得非常好。比如东北极冷地区,一般的石油只能炼到35号,或者柴油加热,炼不出来,这个可以炼到-70度都可以用。所以现在在特种领域用得非常好。已经实现了满负荷,而且现在运转得非常好,这也是化工行业。你知道400万吨非常难,但是这个项目做到了。


 

煤直接液化CSS示范工程


  这是CCS,现在已经成功把30多万吨的二氧化碳打到了地下。一个注入井50米以内,有两个观测井。


 

 

  这是水电的智能化控制。

 

 

 

  这是收购了127个人的德国的科学家团队,创造了世界薄膜太阳能发电,保持了世界的水平。在重庆的制造厂要开工。实际上我们在整个全产业链来控制这样一个环节,技术研发、装备制造、组建生产、BITV、光伏一体化研发等,进军全系列先进太阳能薄膜发电领域。

  现在由中国工程院牵头,把政产学研,包括电池的研发,电堆,氢的生产、储存、运输、加氢站、整车等所有技术,形成一个大的联盟来集成攻关,希望在这方面能够迅速进行产业化。

  2017119号和美国西佛吉尼亚洲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合作开发页岩气全产业链项目合作。用可降解、生产等等核心技术去美国设厂,到美国进行页岩气全产业链的研发,当然也包括ING

 

 

 

  这是风力发电、海上发电,包括一些专用技术的控制。

 

  

 

  这是与比尔·盖茨的合作,第四代核电技术,2017113号是中国工程院最后一轮院士终选,他担任中国工程院的外籍院士,选完了以后,他到我们集团总部来访问。

 

 

 

  这是核电的DCS

  我们国家是一个铝资源缺乏的国家,但是在准噶尔矿区,粉煤灰扔掉固废的铝已经相当于我们国家基础铝基础资源量的7倍,资源更可贵。煤炭的附加值,进行里面高附加值的提炼是非常有前途的一个行业。

 

 

 

  这是IGFC,高温燃料电池、固体氧化物燃料电池的研发、二氧化碳的普及。

  所有这些,我们叫凝聚一流的人才,创造一流的成果,催生一流的产业,培育一流的创新能力,支撑一流的产业技术,来打造一流的科技品牌。这就是我们国家能源集团未来的使命。

  同样202020352050,也分三步走,来实现我们的科技创新。总的目标到2030年我们要做到全世界能源行业的最高的创新水平。

  这就是煤炭2030重大科技专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是17个专项之一,作为牵头单位,现在大量的大学、研究院所和企业,包括民营企业都加入其中,这不是我们自己的项目,这是国家的项目,我们一定要把“政产学研用”这个平台搭好。现在好多国家,日本、美国,MIT都加入研发当中,总的投资现在估算在1000亿人民币以上,来攻关这样一个国家重大专项。

  我们想大力推动创新发展,加快关键技术突破,为推进能源技术革命作出更大贡献。

 

人物简介:




  凌文,19632月生,系统工程与能源工程管理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1984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应用数学专业,1991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系统工程专业并获博士学位。现任国家能源集团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

  拥有丰富的金融机构及企业管理经验。1993年~2001年在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工作,历任副处长、处长、工银亚洲副总经理、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等职。200112月,经过中组部面向全球公开招聘程序,任神华集团副总经理,后任中国神华总裁、总经理、神华公益基金会理事长等职。我国系统工程领域第一代博士、博士后,长期致力于运用系统工程理论解决大型工程管理难题,积累了丰富的系统工程实践经验。

  曾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金融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博士后等殊荣,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5项;国内外发明专利10项。

  (本文为凌文演讲实录,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