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讲嘉宾

谢康:协调成本与经济增长。
时间:2018-06-11| 编辑:张妍|【

经济指标有两种,不同的指数代表不同的经济含义,下面介绍一下随机型经济价值。

  一、协调成本与经济增长的关系

  原来我们经济增长靠资源投入,各国的经济增长都是靠资源投入,投入到一定程度以后,资源的边界贡献会降低。这时需要各部门、各种体系之间协调成本的下降,以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在经济学上,包括新经济增长理论、内生经济增长理论都是这样探讨的。

 

 

  一是把指数型的指标看成经济增长,包括能耗、产业结构,这种一般是比较稳定往上涨,或者说是线性的关系。随机型的,我以两化融合为例,两化融合系数有两种,一种是指数型,还有一种是两化融合的系数。指数型,是线性的上升和线性的下降。指数型,无论是质变量来研究的时候,都是一种市场化水平。随机型是什么呢?例如我们两化融合就是一种随机型的,这是我们刚刚做出来的?在我们整个16年期间,两化融合是一个随机型的过程。我们一直在提两化融合,我们是第一个完成的,把两化融合的路径完成了。从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现在十九大也讲了跟实体经济的两化融合。这两条路径,一个是工业化促进信息化路径,一个是信息化带动工业化路径。这两条路径,究竟中国有没有实现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大家看到红色这条线是工业化促进路径,蓝色这条线工业化带动路径的。在2006年中国的各省市就实现了信息化带动工业化的路径,但是不等于工业化不重要,也不等于信息化重要得不得了,实际上是一个协调成本的过程。随着经济增长走向了中高端,反映协调成本的随机型经济指标,对于经济分析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它强调的是效率,强调的是一个全要素生产率上的一个协调过程。假如说我们某个企业特别强大,但是个别的技术有短板,就不协调了。在这十多年间,我们大量的调研。我跑了28个省市的600多个企业,访谈了将近1千多个企业家。在工业经济中不协调、不配合的现象非常多。

 

 

  GDP的增长,包括十九大提出的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降低全社会的交易成本,实际上都可以看作是一种协调成本,它是一种经济增长的质量观念。

  我们怎么看待这个协调呢?我们生活中有很多。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就是一种协调,产业集群也是一种协调。怎么来测算它的协调?这种随机型经济指标和我们一般正常的指数型指标有什么不同呢?它是怎么测算的呢。

  举一个例子,在谈恋爱的时候,女生对男生一定有一个理想要求,例如高富帅,男生对女生肯定有一个理想要求叫白富美,但是现实中肯定不是这样的。也就是说这种理想状态跟我们现实状态,是不是一定有一个差距呢?怎么讲两口子和谐不和谐、怎么讲两口子恩爱不恩爱呢?这种恩爱在理论上就是一种匹配,问题在于我们现实,可以根据工业指数、工业的现实找到的,关键是怎么估计出信息化和工业化,或者工业部门和服务部门之间这种理想值怎么求,这是整个核心思想的关键,建立随机型指标的关键。

  跟大家分享一个怎么来求中国最美的女人?一样的,我们要求一个最美的。四大美人当中谁最美呢?究竟谁最美,我们可能找不到一个最美的,但是我们必须估计出一个最美,这就是理想状态,怎么办呢?我们就将西施设置成最美,西施五官最美,前沿面就是五官。王昭君什么最美?气质最美,设置在前沿面上。把四大美人的随机前沿线连起来,就是最美的女人。最美的跟美的实际值做比较,就可以求出它的协调成本,或者它的技术效率是一种技术效率,两个技术效率叠加在一起就是一个技术成本。

  我们可以看到工业化和信息化,什么叫融合呢?也就是说工业化成本既定的情况下,信息化效用最大化,或者反过来当信息化成本不变的情况下或者接近的情况下,工业化效用最大化,这是技术效率。把两化融合叠在一起,它就是一个协调成本,它就在降低这个过程。

  下面我们就来看两化融合究竟怎么影响经济增长质量。无论是工业质量还是经济增长质量,质量怎么算呢?经济增长质量有三个含义,三个算法。一个是狭义的,就是效率或全要素生产率;第二个是广义的,包括我们的环境保护、长期发展和社会福利等;第三是构建了一个经济增长质量指数。我们延续这样一个思想,经济增长的质量究竟包不包含数量?不同的经济学家当中看法不一样,有人认为包含,有人认为不包含。作为我们来说,我们认为一定的数量是质量的反映,所以我们的核心是包含了经济增长量,也就是GDP的增长率。同时还有产业结构,三大产业结构,再加上单位GRP的能耗和单位GRP的消耗不同的经济增长的效率特征、可持续发展特征和结构特征,我们用这四个标反应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

 

 

  这是一个模型,工业化促进经济增长的路径,信息化代表反应知识深化过程,代表另外一种技术效率,两个技术效率在一起,构成协调成本、经济增长的量。我们的实证数据调查发现,工业化带动路径为主的阶段,两化融合主要促进经济增长的量,但是在质量上,能够调节我们三大结构,但这环境同样有伤害。以往我们认为只要搞两化融合,促进技术进步,一定会保护环境,在实证数据上不一定。第二个就是信息化对两化融合在整体上还没有表现的时候,我们通过进一步的量化发现,促进经济增长量,中低收入更显著,对环境保护有负面影响。在影响方向上转向,信息化带动阶段,影响的方向,两化融合转向经济结构调整和环境保护。在经济基础相对比较好的省市,两化融合主要发挥了环境保护的作用,在信息化带动阶段。在中低收入组主要用来调节产业结构。也就是说大家看到一种随机型的经济指标,不是一种确定性的结果,对经济指标的影响具有分层分类的特点。也就是说在不同的方向、不同的领域,可能带来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不同的两化融合,还有不同的模式。有的省市走的是一种跨越式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有的省市在两化融合方面走的是一种渐进式的发展模式。跨越式的发展模式的两化融合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我们就可以看到,中高收入组的省份,两化融合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我们显而易见质量的影响更显著,中低收入组的省市两化融合对经济增长的量影响更显著。也就是说他们有分层、分类的特征,非常明显,渐进的也一样,也看到了。

 

 

  我们看一下随机型经济指标的监管是什么?我们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两化融合对经济增长质量有正向的影响,不同两化融合的模式影响经济增长质量的特点是不同的。例如有的经济发达的省份不一样,经济相对不发达的省份又不一样。有的省份采取的跨越式发展又不一样,有的省份采取渐进式发展又不一样。所以我们可以对中国的经济结构,各省市的结构和质量的结构做更加细致的监控,这个比一般指数型的经济指标更加细腻,而且这个是对走向经济中高端的时候更能反应做经济增长体检的一个指标。

 

 

 

  两化融合在促进经济增长质量的量时,也会对经济增长的质有不利影响,表明产业政策的现实效应具有复杂性。

  总体的结论是这样的,我们这么多年来,无论是我们的新闻、我们的部门、我们的产业,包括我们很多学者都提出来,一定要避免走先发展后治理的道路。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要将发展和治理同步进行,不要走先发展、后治理的道路。我们的结论的表明,先发展、后治理,不仅在经济增长中难以避免,而且是经济增长的一种常态模式。也就是说经济增长中,一定会出现先发展后治理,这条路子我们绕不过去。既然绕不过去,我们就采取什么方式呢?就对这种模式进行了很好的研究,怎么在先发展、后治理中来进行更有效的管理,更高效的协作。

人物简介:




  谢康,管理学博士,中山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技术经济与管理专业博士生导师、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生导师,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获得者,华侨大学数量经济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兼任担任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商务部电子商务高级顾问,教育部高等院校电子商务专业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信息系统协会中国分会(CNAIS)常务理事,中山大学信息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山大学管理学院电子商务与管理工程研究中心主任。

  (本文为谢康演讲实录,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