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讲嘉宾

赵军利:指数编制与应用的新趋势
时间:2018-06-11| 编辑:张妍|【

  我们景气中心在日常工作中,会定期的编制和发布一系列的景气指数,包括宏观的经济指数,还有消费者信心等指数,从不同维度来判断。当前指数的发展和应用呈现出新的特点,主要有屏幕上显示的三个特点:

  一是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我们经济的增长速度从高速发展下降到中高速。但是很重要的是我们经济增长的动力发生了明显的转换。也就是说从以前的投资拉动逐渐转向了投资和消费的共同拉动,消费对经济拉动的越来越明显。这几年最终消费对GDP增长速度的贡献率已经超过了60%2017年前三季度,贡献率达到64.5%。在消费的基础作用越来越增强的情况下,我们也观察到,我们做了将近20年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和它的调查结构,在判断经济形势变化的时候,它的敏感性在增强,一会儿我会详细介绍这个变化。

  二是大家是指数方面的专家,指数的应用非常广泛。除了在经济和行业方面的应用以外,广泛用于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各个方面。我们景气中心也参与了一些其他方面的指数研究,比如说国家统计局即将发布的绿色发展指数。绿色发展指数由国家统计局牵头,发改委、中组部、环保部四个部门联合发布的指数。简单来说,每一年在适当的期间,每一年用来衡量各个地区,主要是各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他们绿色发展水平的指标。而且每一年的结果,也会用于十三五结束的时候,要考核一下各个地区生态文明建设目标的实现程度,这个绿色发展指数,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一会儿会给大家介绍一下绿色发展指数的编制方法。

  三是观察到的,但是目前景气中心并没有实践中。基于大数据编制的资源越来越多,基于大数据编制的指数特点很明显,它的实时性和精准效率非常高。我们看到类似像挖掘机这样的指数,不但能服务于本企业的经营和发展,而且还能够去反应行业或者是宏观经济的一种发展变化。比如说挖掘机指数特别反应供给侧结构的变化,能够服务于我们宏观经济和结构性的调整政策。但是这个我只是想提一下观点,后来发现今天树根互联的专家一会儿会详细介绍一下挖掘机指数的应用,是一个很大的惊喜,我也会有很多收获。

  绿色发展指数。它用于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的考核,它是一个在重要性和层级非常高的一种应用,我们来完善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这个指数的一个很好应用。

 

 

  生态文明建设,根据中央和国务院的要求,采取了年度的评价和五年考核相结合的方式。年度的评价,指从2016-2020年这五年间每一年对各地区的绿色发展水平、绿色发展综合情况进行一个评价,建立一套绿色发展的指标体系。这个指标体系的建设,由国家统计局牵头,四部委共同参与,每一年给各个省算出来绿色发展总指数和分项指数,这是侧重引导,告诉你绿色发展的优势在哪里、短板在哪里,侧重于工作的改进,促进整个生态文明的进程。五年考核的生态体系,到2020年“十三五”规划结束的时候,有一套指标体系,由发改委牵头,四部委参加的。用这个指标体系衡量一下五年的成果怎么样的。十三五规划里面提出所有有关资源环境的约束性指标完成程度怎么样,成绩单怎么样,这样一个协调体系,所以这也是一个创新,一个办法、两个体系,我们这样来总结。

  这么高规格、这么重视的一个新的评价办法,它的主要背景是十八大以来我们党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党的十八大确立了包括生态文明在内的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同时确立了包括绿色发展在内的新的发展理念。20154月和12月的时候发了两个文件《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和《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明确提出要建立考核方案,把生态文明目标体系、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等指标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中去。我一开始介绍的一个办法、两个体系,是在2016年的时候依据这几个重要的意见最后落实的结果。

  这两个指标体系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它的一个意义是,它已经改变了我们过去的整体考核的评价,不以GDP论英雄,作为新的生态文明建设和政绩考核业绩,引导各部门各地区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最终目标是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

  这两个体系的设计思路有以下几个方面。通过指标体系的设计,肯定有科学性、代表性和可比性,基于这样生态文明绿色发展有自己的要求,一是目标任务导向,把十三五规划所有资源约束型指标纳入这个指标体系中去,加快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等重要文件里面提出的重要的监测指标也是要纳入其中去,所以这是一个目标任务导向。第二个是重点问题导向,关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的,比如说关于资源的节约集约、循环利用、污染治理、生态保护,大家比较关注的这些问题,这些相关的指标体系我们要放在里面去。第三个最创新、而且是反应人民意愿的目标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对生态环境质量,这是大家最关心的,二是直接反应人民群众的满意感,直接让人民打分,有一个公众满意度程度的,让居民打分。我们以前做一个满意度调查,比如安全环保方面,要么建立一个客观的指标体系,这是第一次把两个结合在一起。再就是充分考虑地区发展的差异性,这是建立指标体系的思路。

 

 

  绿色发展指标体系的主要内容。包括七个方面56个指标,7个一级指标,56项二级指标。7个一级指标分成了三排,前面两排是6个指标,包括资源利用、环境治理、环境质量、生态保护、增长质量、绿色生活,这6项一级指标55个二级指标都是我们传统客观的统计指标,由各个部门统计制度,按照制度的要求,提供给国家统计局,这是客观指标。这6个方面55个指标用来计算绿色发展指数。最后第七项就是“公众满意程度”是一个主观调查指标,并不参与绿色发展指数总体计算,单独作为一个指数进行发布。也就是说未来我们看到要发布监测结果的时候,会发布一个绿色发展的指数,也会发布一个公众满意度的指数,这是相互的一个补充。我们主要是侧重于工作方面的引导。

  具体看一下这7个方面的指标。

  第一项资源利用。这个表里面有一级指标的名称,二级指标的名称、指标的类型和来源。有不同的符号,黑色的五角星指十三五规划里面资源约束型指标,它的权重最大、重要性最强,加快生态文明的意见一些资源环境的主要监测指标,重要性排在第二位,空白的三角,有关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其他方面的重要指标,它是排在第三位的。这三类指标的权重是321,根据这样一个比例和总的权重是百分之百,根据指标的数量,最后确定“三角形”,它的权重占了3.92,菱形是1.83,五角星2.75,所有二级指标权重的和就形成了我们一级指标的权重,知道这个权重我们测算这个总指数,把这个加权平均就得到了我们的指数。数据来源,后面规定得很清楚。所以资源利用这一块,主要反应能源、水、建设用地的利用情况和利用效果,目标为了提高循环利用、高效利用。

  第二个方面是环境治理。主要是反应主要的污染物、生活垃圾、污水治理、污染治理投资情况,我们在污染以后的恢复状况。2017年刚刚结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专门提到专门培育生态和恢复这方面,从这方面逐渐加强。

  第三个是环境质量。这是我们每个人非常关心,也是直接感受到的,反应大气、水(地表水),土壤、海洋的环境质量状况。

  第四个生态保护。反应各种水、森林、草原、湿地、海洋等资源的情况,还有资源恢复情况。

  第五个是增长质量。从宏观经济的增速、效率、效益、结构和动力等方面反映经济增长的质量,以体现绿色与发展的协调一,我们既要绿色也要发展,主要反应协调性。

  第六个绿色生活。这是特别之处,既要绿色的生产,又要绿色的生活。习总书记提出的绿色发展包括生产和生活,也有思维和价值观的转变,我们提了一个绿色生活。包括绿色产品的占有率、绿色出行、新能源汽车的增长率等等,从这几个方面来反应。

  我们看到的数据来源都是在我们国家的报表制度,每一年在规定的时间之内有客观的统计数据来加权平均,形成总的绿色发展指数。

  绿色发展指数除了作为每一年年度评价结果,这个结果还会纳入到最终的五年考核,考核里面这个绿色发展指数得分占20分,满分100分,他占了20%

  第七项是公众满意程度。这是指标里面唯一的一个主观调查指标,向全国城乡居民开展的一个变化调查,了解他们当地的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的情况的判断,这是第一次把反应民意的指标纳入到国家的评价体系里面去。虽然独立发布,不参与年度的计算,但是在后面的考核评价体系占了10分,所以占比比较高。公众满意程度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满意情况,对生态情况的总体满意度,对生活所在地的生态环境的满意程度是什么,四个选项:比较满意、很满意、不太满意、很不满意。二是了解满意、环境改善的情况,与上年相比生态环境的改善程度,这是一组问题,也是最重要的核心问题。为了分析满意度的来源和判断的依据,在当地各个地方提供发展的优势和短板在哪里,所以我们问了三类跟人民的生活和居住环境密切相关的三类问题。一是自然环境,二是市政卫生环境,三是污染和治理情况。自然环境是三个:空气、水和土壤的质量情况。市政卫生环境包括环境绿化、污水垃圾处理、公共厕所等卫生条件,都是大家生活条件的重要组成部分。三是对于六项污染程度的判断和治理情况,包括河流湖泊的污染、电池污染、企业排污等等都有体现。

  这是绿色发展指标体系涉及的两个综合指数。刚才介绍了客观指标的测算方法,形成各个地区的绿色发展指数和分类指数,分类指数就是六个分类的一项指标,权重的介绍刚才讲过,这里不再赘述了。

  生态文明建设考核目标体系。这个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考察一下十三五规划里面提出约束性指标有没有完成,达到的程度是多少?所以比较聚焦,一共包括了五个方面。包括资源的利用、生态环境保护、年度评价结果,年度评价结果就是我们说的绿色发展指数,公众满意程度,也是在刚才调查的结果,另外涉及生态环境的事件,这是后备项,按照各类环境的发展程度,按比例扣分。大概是这样的情况。目标来源和数据来源都很清楚,这是五年以后到2020年的情况。

  绿色发展指标和生态文明建设考核目标体系的情况,看到我们指数化的方法,可能因为它的综合性特点,可能更加广泛用于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的有关工作当中去。

  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这是我们中心的主业。消费者信心从1998年开始调查,掐指一算现在20年。之前我们一直感觉不如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那么敏感,而且受到消费者的关注。重要的原因,因为我们消费的占比在GDP的占比比较低,所以它的影响程度不会太强。现在随着最终消费作用的显现,对经济形势判断的重要性就会越来越明显起来。

  消费者信心,了解消费者对于他的收入、就业的现状、对未来预期的一个判断,另外也了解一下,他综合考虑当月购买欲望,是不是购物的最好的购买时机,判断购买意愿。可以测算消费者的当期的满意程度和对未来的预期乐观指数,就是满意指数40%,预期指数60%,加权得到消费者信心指数。

  我们在做消费者信心调查的时候,就一些热点问题对消费者进行持续的跟踪。比如说消费者结构的变化,对物价和房价的一些变化,待会儿也做一些介绍。消费者信心指数取0-200分,100是乐观与悲观之间,是一个临界值。目前采取电话调查,全国样本达到6000多个,结果的代表性越来越强。

  这次我想跟大家介绍的从2012年以来,十八大以来消费者信心的一个基本状况。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蓝色是我们全国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我们看到在大部分的时间,实际上都是处于一个比较乐观的状态,只有少数几个月在100以下,但是也是非常接近临界值。从20166月开始消费者信心指数加速上升,连续的创出调查以来的历史新高。从满意指数和预期指数来看,第一个特点,我们现状的满意指数一直低于预期指数,也反应出来我们的预期管理和信息管理的重要性。我觉得,因为我们综合来讲,我们消费者对于未来的预期可能是支撑了我们经济的平稳的增长。

  从城乡消费者信心变化看,变化非常明显。从1998年开始做消费者信心调查以来,一直到20157月前,基本上都是农村的消费者信心要高于城市的消费者信心。但是从2015年开始,城市的消费者信心就开始加快上升,但是农村呈现了相反的走势,开始下滑。虽然2016年上半年的时候开始恢复上升,差距不小了,这反应了非常复杂的原因,背后的原因非常复杂。有城乡经济格局的变化,有社保情况差异,有类似于房地产、城市的财富效应显现,更核心城乡消费者对收入保障、各方面的比较产生了差异的影响。

  从消费者信心的三个构成指数来看他们的情况:一是收入信心,二是就业信心,三是消费意愿。

  消费者收入信心,在指数里面表现最乐观。我们可以看到,全国的消费者信心是蓝色的线,一直都是在100以上,大概围绕105在波动,这个景气度相对比较高,也反应了这段时间内,我们的收入对于信心的稳定,收入增长对信心稳定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城镇消费者的信心逐渐在增强,特别是在2013-2015年这一段时间,是在不断地上升,但是农村在后面是加速下降。现在农村的虽然也是在回升了,但是城乡的差距非常大,而且在这三个指数里面,收入的指数的差异是最大的,城乡的差异是最大的。

  就业信心来看,消费者的就业信心一直比较乐观,虽然说城乡的差异,跟收入一样的,城市逐渐强于了农村。但是我们看到城乡差异并不大,表明在就业形式、就业环境这些年一直是不错的。

 

 

  消费者就业意愿来看,我指就业总体不高,是相对于收入和就业的情况来讲的,在201610月以前,我们这个变化,是绿色的,把它放在后面的。基本上都是属于在100以下,愿意消费的人群占相对少数,所以消费意愿不是很强,但是从201610月份以后消费意愿上升到100以上。虽然农村稍微晚一点,但是也超过了100

  所以我们可以从这一块看到,201610月份以后到现在经济的回升,因为听到一些质疑的声音,在找它的基础,从消费者信心调查结果来看,确实从消费者这一块有它的支撑。

  所以这一块来看一下,消费者信心指数是怎么来反应这一阶段经济形势的变化的?这是做的信心指数与GDP同比名义增速的变化。同比名义变化,我们没有考虑它的价格因素,平常统计公布都是扣除价格因素,我们感觉消费者考虑问题,其实是要把价格考虑进去的。这样来看,红色是GDP的增长速度,蓝色是消费者信心指数。GDP在前一阶段增速波动下行了,在这段时间里面,虽然消费者信心增长比较缓慢,处于一个波动情况,但是它仍然是在100以上,有一个基础的,起着基础的支撑作用。当经济整个增速开始略有加快的时候,也能看到消费者信心的增强。所以我们总体的判断就是说,我们的经济形势的波动,一是从消费者经济的变化,因为从高速下降到中高速,没有再很快的下降,以及现在增长的趋稳甚至稍微有所回升,是有消费者信心或者消费的支撑的。

  构成指数,收入信心。收入的信心指数,是我们城乡居民收入实际变化的一个非常明显的反应。因为收入信心也是契合满意指数来构成的,信心这一块看不是特别明显,看一下城镇消费者的收入满意指数。问他你对当期收入的状况是不是满意的,满意程度是什么?我们可以看到,在城镇可支配收入在下降特别快的时候,我们的满意度也是处在一个不景气的区间。当我们的城镇可支配收入重新有所加快的时候,反应收入的满意指数有了一个加快的回升,直接就反应了我们收入的变化。你们可能会说,这个没有客观的数据,调查它有什么意义呢?因为从频率上来讲,我们的频率要比可支配收入的频率要快,可支配收入是季度,我们的调查是月度,而且我们每月月初都会出这样的数据。

 

 

 

  从农村的收入满意指数和它的收入增长变化也能看出来。因为农村的数据不是很全,所以我们做了这样一个柱线图,一个大概趋势。跟农民工收入趋势的变化,我们也可以看到大概的趋势。

  所以尽管这几年我们的经济增速有所下滑,但是我们城乡居民的收入相对稳定的增长,对大家的信心还是有一个基础性的支撑作用。

  这里面实际上从就业的对比来说,也是更加明显的。因为整个这一段时间里面,我们就业的环境相对来说比较宽松。

  从其他相关调查结果来看,比如说消费者对于物价的预期。蓝色是预期指数,后面是实际同比的波动和波动趋势,相对来说判断的趋势还是比较好的。

  我们对房价的预期,这只是给大家参考,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全国住宅的消费价格,我们是把这个趋势和大中城市做了一个简单平均,大概是看这样一个趋势。所以它应该不是一种很准确的表达方式,但是看这个趋势还是可以看出一点影子。我们对房价的预期分区域,中东西部。从区域来看,跟现实的结构变化还是非常吻合的。

  我们在调查里面跟踪了消费者的消费结构,我们可以很明显看到,对于服务消费的需求是在不断上升,而且城乡对于服务消费结构存在一定的差距。所以这一块对结构的反应,从消费者信心当中也能反应出来。

  中央工作经济会议也提出来,一定要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随着消费的占比越来越高,我们会更加关注消费者信心指数所透露出来的信心,提供更好的研究成果。

  依据大数据编制的各类指数,给我们的启示就是说,现在依据于编制指数的数据资源越来越丰富了,可能需要我们有更新的技术、更好的思维,来利用这些资源和方法。

  我们现在进入了高质量的发展阶段,中央提出我们要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政绩考核体系。这实际上为我们的统计工作、指数研究工作也提出了更好的要求,要求我们要更好地应用这种指数化的方法,充分利用我们各类的数据资源和先进技术,来提供更科学和适用的产品。

 

人物简介:




  赵军利,高级统计师,长期从事经济景气监测、统计分析研究及专项统计调查工作,组织完成了多项重要课题研究及中央、国务院有关部门委托的重大专项调查工作。先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和英国伦敦金斯顿大学(Kingston University London),分别获经济学硕士和理学硕士学位。

  (本文为赵军利演讲实录,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