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讲嘉宾

何辉:从PMI指数看经济发展趋势
时间:2018-06-11| 编辑:张妍|【

   我们从2005年推出制造业机构指数,2007年推出非制造业机构指数,201710月份我们推出了全球制造业采购指数,前段时间我们推出了快递物流指数。有一系列指数,增加了一些观察和了解整个国家经济包括全球经济发展的数据和依据。从PMI、从我们的物流和数据的角度来看一下当前经济发展的方向和问题和后面的趋势。


1、 PMI与经济指标的关联情况

 

 

  今天是围绕工业来谈,从PMI指数来看,跟整个工业走势大体上的方向基本一致。

  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一下,2012年以来我们PMI的走势,它的指标之间的一些特点。


2、稳中向好——趋势向好

 

 

  从2012年到201711月份我们PMI的走势,怎么判断当前经济稳中向好。以20162月作为一个低点,从2008年以来经济在波动之中,到了20163月开始,我们整体走势波动向上。可不可以说是一个拐点?一是看趋势,二是看拐点,应该可以算拐点。不仅是我们这样,从201710月份推出全球制造业PMI指数来看也反应这样一个趋势,全球制造业的走势,2017年以来都在波动之中向上。实际上2016年各个主要国家反应出来的就是回升,大体跟我们一致的,而且他们的幅度。像欧美他们整个制造业的指数,全球制造业指数在55%以上,显然比我们高一些,美国、欧洲都到60%了,为什么?因为他们前几年经济是下降的,制造业是负增长的,所以表现比我们好。我们是增长,只是增收回落,体现出来PMI指数幅度比它略低一点,我们在52%左右的走向。这是第一个经济稳走向,首先体现在趋势向好,从20162月份为起点。

  还有一个向好,就是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企业的效益是向好的态势。包括消费者信心,为什么信心好?有钱了,大家才有消费。

  供需均衡性向好。PMI的生产指数,新定单是需求,有人要才能生产,从这个指数走向看,我们可以看出一个特点,2016年以后,两个指数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为什么?反应出来经过这么年的转型升级、产业调整,尤其是去产能,供需在整个市场均衡性非常强。过去可以看到我们的红线是新定单是需求,但是我们的生产老是高,就导致我们供大于求,这个过程增加了,从这个指数看出这么一个趋势,均衡性向好。

  内外需协同性向好。全球以中国为代表,我们引领全球已经开始,从金融危机逐步走出来,全球经济在恢复。

  就业人数止降企稳。制造业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也好,我们的就业人数在不断下降。所以工业跟GDP比例的问题份额下降,为什么?吸纳就业才下降,那没办法,经济里的影响已经下降了。事实上这几年大家也可以看到,整个社会向服务业发展,为什么?因为经济档次的提升、消费水准的提升,实际上是对服务的需求在增加,所以服务业的特点,这是经济发展的方向,而且能解决大量就业的问题。像物流里面,我们的快递,这几年就业人数年增20%以上,包括送餐,就可以看得到,它是服务业。

  这是从趋势来看,PMI来看,经济稳中向好。


3、好中有忧——成本居高不下。

  忧的地方在什么地方?经济发展过程中,至少我们有一个指标比较高,就是我们的成本居高不下,所以这两年国务院73号文出来就是要推动发展,降本增效,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降本增效、提质增效的一个目标,经济由高速度向高质量转变,这是要解决的问题,包括工业。

  从PMI可以看到,采购价格在上涨,我们的资源也在涨。因为资源是稀有的东西。这是经济发展里面,资源在涨价,劳动力在涨价,经济发展降本从哪里降,实际上要从物流里面来降。从产业、生产、流通、消费整个经济整体过程来看,我们物流的成本,不只是原材料成本下降、劳动力价格上涨,整个经济流动的过程中,大家的成本,整个经济产出的氛围是很高。我们的数字是全社会的物流总费用跟GDP的比例,2016年是14.9%,这个水准跟发达国家来比,他们都在8%点几,我们比人家高差不多7个点左右,反应出什么?发达体为什么这么低呢?事实上反应出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产业的升级,由粗放型、速度型、规模型向质量型、精细化转变,管理要向精细化转变,这就体现出我们的差距在这个地方。

  一是跟GDP总的份额来比,一是从各个环节来看,整个经济的流动有三个部分:一是运输成本,解决的是空间的成本。二是保管,解决是时间的成本。三是管理成本,包括社会成本。

  从运输的成本来看,日本是一个岛国,它大概三个环节就可以,我们至少要八个环节,中间就产生很长的时间成本。从成本利润的构成来看,发达国家60%多,我们才50%多,把物流的本质体现出来了,物流是动的东西。不动还有什么呢?所以它的成本主要发生在动的过程中,静的过程中,管的过程少。我们动不起来,到也到不了,停的时间长,尤其是管理的水准低,都是自己管。过去传统的小农经济思想,肥水不落外人田,只要有一点钱就自己做,不做就是浪费资源。我们还浪费了很多资源,每个企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符合现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方向,这就是我们跟他们差距比较大的方向。

 

 

  从这个角度,我们国家要改变,事实上还有一个差距,通过刚才那些数据来比较,看出来我们国家,像我们制造业,我们工业,跟发达国家相比,首先是我们的产出率比人家低。我们国家统计局公布了的数字,去年我们工业的增加值率是25%,就是我们的增加值占整个产业的比例。像美国、日本,人家在33%-37%,这一块人家就比我们高了好多点。产出率高,说明它的成本比我们低,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它的存货率,原材料、销售的比例在5%以下,去年我们公布规模以上是9%点几。按照我们规模以上,去年整个的销售产值、销售收入100多万亿,9点多就是10万亿,就要占流动资本,原材料在那里,不要流动资本吗?工业企业最大的成本,最大的就是我们缺钱。我们的M2投入跟GDP的比例是2倍多,现在160多万亿,GDP80万亿不到。我们的企业,像我们的工业企业,去年我们的流动资本,大概在40多万亿规模以上。但是我们工业企业的流动资本,一年在2.5次,有色是2.8次,发达国家在9次,意味着什么?同样的资本,人家可以做9亿、10亿的产值,我们只能做2.5-3亿的产值。怎么跟人家比较,你的经济体量怎么跟人家比较。所以跟发达国家相比,人家的时间短,但是人家工业产业工人的工资比我们高几倍,这就是经济的支撑量不一样。所以我们发展经济,为什么现阶段提出降本增效、提质增效,向高质量发展,不仅是数量。

  降成本。如果是基于每个企业自身来讲,每个企业的降成本都已经做得很精致了,降本的空间很少。从发达国家走过来看,全产业链一起来降。像我们的企业,我们有的工业企业都得有自己的长处,走产业链、走供应链可以十个企业运一个船,所以他们提出经济发展到新阶段以后,从80年代末期开始就构建工业链。因为发达经济体的经济运行,是由企业和产业来做的,政府不管的。随着自贸区的发展,构建了国家供应链,为此我们国家今年出台了84号文,习总在十九大也提出来,要在现代工业链体系里面寻找整个经济的新的增长点、新动能,构建现代经济的新体系。这是我们的大政政策。


4、前景可期——经济保持较快增长态势不变。

  随着我们政策的执行,随着供应链的构建,就像习总说的,我想我们的经济长期向好。

 

 

  经济保持较快增长态势不变。工业增加值的增长,我们预测这个数基本上到2020年增加值在5%以上,但是它会是一个增速回落的态势。应该说消费是我们现阶经济增长的方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在9%-10%。微观向好,企业效益回升,大家可支配收入增长,我们的消费就可以保持一个增长,因为我们人口大、基数大。保持这样的增长,最重要是要解决资金的效率问题。如果是把我们资金周转次数翻一倍,我们从现在的2.5,国内规模以上的企业从40万亿变成80万亿了,如果再搞一个,变成7.5,我们又可以增加大量的资金,这个是不需要增长货币的投放,最重要是解决资本、资金的效益。不要降资金成本,就要银行降资金利息,56的基本盈利水准,没有的话,他也运营不了。重点是让他把资金周转速度和效率提起来,我们通过这些数据来看,经济里面,从我们物流,从PMI的角度,从数据角度,我们的经济的趋势和问题和前景,我们说前景向好。

 

人物简介:



  何辉,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科技信息部、中国物流信息中心副主任,中物联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流通分会常务副会长,高级经济师。商务部经贸政策咨询委员会专家。长期从事经济与市场监测、分析与预测等工作,是中国PMI指数资深专家

  (本文为何辉演讲实录,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