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讲嘉宾

黄路川:从挖掘机指数到中国工业新动能
时间:2018-06-11| 编辑:张妍|【
  我主要和大家分享三个方面:1.作为一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公司,从三一重工到现在,对我们经济指数和大的宏观分析的情况。2.我们对中国未来经济,对互联网的手段和工业产生的一些新的思考。

  一、树根互联公司由三一重工孵化,是中国成立最早、连接工业装备最多、服务行业最广泛的工业互联网赋能平台。公司的主要目的也并不是为了做挖掘机指数。2015年,国务院领导到三一重工来看,想用挖掘机指数做宏观经济的预测并上报。到现在为止,每两周都会给国务院办公室报一下挖掘机的指数。

  树根互联公司,成立到现在9年时间,花了15亿元人民币,建设整个公共的互联网平台。互联网走出了工程机械的范围到了工业细分领域上,现在服务40多个行业,连接包括三一重工的几十万的机器。未来会把中国的工业装备和工业机器都连到互联网平台上,帮助各行各业能够孵化出自己的挖掘机指数和行业指数。

 

 

  在全国整个挖掘机的指数当中,其实这不是一个挖掘机指数,叫做工程机械的指数总览,分成几个内容:一是混凝土机械,包括混凝土的搅拌、笨车(音译)都是属于这个大品类。混凝土机械的开工率全体比较平稳,但是整体开工率不高,都没有超过60%。我们看到,商品房和房地产会拉动整个混凝土机械指数的上升;二是港口机械的数据,港口机械的使用率非常高,说明我们国家在海运、国际贸易等方面相对是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在这部分,我们始终保持在75%的港口机械的开工率。一直到20179月份,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个明显的上升,9101112这四个月港口机械的使用率非常高,我们看到港口贸易有一个非常好的提升;三是一个挖掘机指数。20161-2月份挖掘机指数比较低,一直到2017年春节前这个指数都比较低。20173月份开始到10月份比较平稳,11月份有一个小波峰。挖掘机通常分为小挖、中挖和大挖。小挖用于农村建设,中挖用于市政建设,大挖更多是用在矿山和开采作业中。

  不同的指数,相应的开工率不一样,市政建设当中20173月份有一个比较大的出入,带动了中型挖掘机的提升。

  汽车起重机从事一些吊装和拆除的工作,汽车起重机跟大吊有区别,这一部分波动非常明显。汽车起重机在201712月份有明显的波动,说明起重和吊装、破碎和拆除的工程量在12月份很低,以后逐步回暖,一直到1112月份拆除的工作相对会少,有一些主要的吊装工作也会变少。核心的建造基础是在年中,从6月份一直到9月份,这是一个大的指数。

 

 

  下面是分省市的指数方向。在省市当中,我们看了几种工程机械指数的变化趋势。混凝土的机械,我们看到江西是一枝独秀,相对来说江西挖掘机指数比较高,包括汽车起重机。所以在这一部分,可以看到江西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花了比较大的资源。挖掘机使用比较高的地区还有湖北、上海、广西,包括摊坡机,上海的路面建设或者高速公路的建设比较多一点。重庆摊坡机也是用了很高的比例,相当于前三,是63%的开工率,代表了重庆很多的道路建设和高速建设,也是在不断的投入资源。这是一些分地区的指数排行榜。

  有一个数字可以显示一个明确经济开工率指数的波动,往往从时间轴上来看,在华东地区、长三角地区,一大波工程机械开工,包括机械的投资,会相应的拉动其他地区,如中西部地区的变化,包括其他地区的转移。所以开工率的指数,会有一个阶段性的变化,往往也是从土方工程开始做的。一般从挖掘机,开始,再到混凝土、吊装。作为企业来说,更多是指导和销售、市场的有效的策略,对于宏观经济来讲,反映一些基础投资以后的实际开工率的情况。   二、树根互联现在做的远不止工程机械这个品类,我们从零部件的开采、整机的生产等都进行了全盘式的覆盖。2017年参加乌镇互联网大会,看到大家有一个共识,这个共识是说互联网从上半场慢慢转到下半场,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是未来经济增长的核心新动能,这个新动能怎么去提升,怎么去提升工业和制造业真正的核心能力?树根互联这个平台更专注于三个点,这三个点是核心竞争力的一个核心,看到这个指数更多是一个“Y”的表现,我们抓增长的核心动力。增长的核心动力,在工业领域还是在产品上,只有产品本身的质量、产品本身性能的差异能做得更好,相应的品牌才会上去,相应的产品溢价才会上去,工业的附加值才会上去,才会形成相应的核心制造优势。

  第一:整个工业互联网平台,更多是打通产品使用、在用户端的大数据,指导我们的工程和研发,改进下一代产品,帮助整个产品做得更好。从而在整个闭环当中,以更优秀的产品,帮助整个经济增长形成新的动力

  第二:很强的作用力是后市场。后市场提升存量设备的利用率,是一个很关键的指数。怎么提高存量设备,包括产能的共享,包括落后产能的淘汰,包括共享设备的租赁,都是存量市场设备利用率的提升,包括在后续其他使用环节的效率提升。

  第三:综合成本的提升。包括节能减排、运营效率、产出的连续性、综合的质量管理等等。

  这三个方向综合起来,基于互联网平台的方式,让每个工业企业、每个工业行业产生一个质变的核心出路。

  在这个上面来说,我们平台的建设围绕几个方面:一是围绕产品的核心建设。包括了改善研发。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包括三一重工和新邦重工(音译)。这个产品的核心改变,发现三一重工最早起重机的时候,操作的时候会不断超载起降机,起重机设计是50吨,往往会做到6070吨的起重,对起重机安全性会有很大的改善,怎么安钢泵,怎么实现安全生产?反过来改进我们产品的结构和模块的使用。这个例子是在2015年的时候做了一个基于起重机大数据的项目,这个起重机大数据的项目改进了6个工程点,最终在2016年新款起重机市场价多卖了5%,这个投资回报率,用户使用的大数据去改进工业产品,以这个工业产品去提升核心竞争力的一个核心案例。包括我们说的升降机和高峰作业车,这里有一个水平仪的问题。现在高峰作业车升到40米以上,对水平校准的要求非常高,基本上三度倾角不能使用开工。对于不同的分力和大量高峰作业的使用场景,把水平仪的平衡夹角做了大数据的分析和回归,针对不同的升高节的产品做了一个改进研发,知道在某个部分,升到几楼做什么样的控制系统,怎么做闭路回环,形成产品的研发。我们看到兴邦重工(音译)在去年的产品做一个改进。

  连接客户提升服务。产品服务其中一大块是后市场服务,我们在做很多客户当中做了一个研究,大量的后市场是设备坏了没有人去修,用户只能去找一个维修技工或者一些背包客进行维修,大量的收入都进行了浪费。怎么样提高装备行业的收入,做后市场服务是一个很好的出路。三一重工在这一块,整个后市场的收入占到整体利润的26%,相比我们国家的平均水平高了很多。我们再对标国际上领先的企业,像看到的通用电气、宝马等整个后市场的贡献率在40%以上,所以这部分的提升空间,在中国后市场的提升,还会对工业企业有一个很好的促进作用。

  第一是增值服务。我们说物联网的技术,对大数据人工智能服务,对于工业品牌服务就是增值服务,这个增值服务怎样提升,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回到树根互联,可以看到2012年是一个明显的拐点,整个中国15-59岁的劳动力,2012年产生一个大的拐点,到2017年这张图上可以看到,15-59岁劳动力的下降还不是特别明显,到2035年和2017年,2017年年底来看,劳动力的下降大概10%几。青壮年从15-34岁核心劳动力的下降,基本上10年以后只有现在的2/3,这部分对工业企业的冲击尤其严重。我们在客户访谈的时候,很多工业企业家,说现在招工难,招工难催生我们国家做工业自动化和相关的机器换人的举动。

  回到新动能,新动能是什么?首先第一波为了满足工业企业劳动力短缺,可以看到工业自动化、包括机器换人这是一个大的情况,设备更智能以后,对设备去加装设备,设备本身以机器人替代一部分人工,不是替代所有的人工。这个机器人的作用,我们可以看到有了大量的智能设备,在生产要素当中,我们就有了一个互联网的基础,可以把大量离散的每个信息系统串联起来,形成现在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概念。由这些大量的智能机器汇聚到平台,由平台训练人工智能,以工业人工智能决定边缘界的智能控制,这个是更敏捷,在云端做控制。这个机器是不是要淘汰,是不是要做改装,某些零部件是不是要做维护,怎么帮助设备做一个更好的运策和连续生产性,包括怎么提升产品质量,这个相对来说是长周期的。短周期的故障、预警、现场的处理离在边测。我们有基于边缘的人工智能,也有基于这个人工智能。这是我们看到工业增长新动能的一个核心来源。

 

 

  未来看到,这是制造模式一些范式的转变。有的行业走在前面,有的行业走在后面,相对来说流程制造业,尤其是冶金、钢铁、食品加工,因为工控要求特别高,所以这部分自动化的程度很高,这也是走在前面的自动化。但是从互联网角度来看,还有进一步的提升空间,怎么去大数据、人工智能,训练大量的智能。

  对于离散型的制造业,这部分自动化很低,我们存在大量的人工系统,加上机器演进的方式,去训练我们离散行业的改变。这就产生了未来全要素互联的雏形。

  这是一部分,我们刚才看到的两块:一个是产品的提升,另一个是增长新动能。工业领域的商业模式转型,我们服务了不少客户,最近我们宣传比较多的几个案例,包括了成果经济。成果经济,我们做了一家绣花机的品牌,原来都要招打板师,把板打进去再绣花,这是本地的限制和花样打板的限制。对于我们这个平台现在提供一站式的服务,这个绣花机不是卖给绣花厂,以卖服务的方式卖给它,汇集在云平台。在平台上下载花样进行绣花,绣花支付绣花的结果,当中的针线,包括整个绣花的内容和绣花机打包,以金融租赁的方式租赁资产,形成产出服务。对大家来说是效益的提升,每个绣花场都能获取最好的绣花的功能。

  对于功能机械做一些尝试,三一重工2018年会提出一些工程装备化以后的无人机,包括混凝土崩送方量的方式来提供机械的服务,而不只是卖一个简单的机器。这个就是成果经济,以成果去收取服务费,这样把整个制造业和服务打包在一起。我们今年做了大概有三四个案例,往成果上转,包括工业的蒸汽锅炉,因为它大量花燃气。包括工程机械X4服务,收费。包括机器租赁,包括之前提到的绣花机都是成果经济的一类。

  第二:是共享经济。共享经济,现在我们搭了共享经济找设备的平台,就像滴滴打车一样,相邻的设备,可以在上面找需求的设备,进行共享,这是一个雏形和早期的阶段。日活在几万左右,有待提升,这是一个共享经济。包括个性化定制、行业协同,这个不再展开了,有很多相应的案例。

  在工业领域、后市场领域有一个很明显的价值点,属于成果经济、行业协同,就是全维保。我们尝试的一些石油方面的全维保方案,还有机械的全维保方案。每年在路上使用的机器,按照原来甲方油田采购的装备采购的角度来说,要求新的器件换上去,往往维保这个角度来说,不一定需要新件才能运作。把整个维保费用承包下来,不管是全新件还是二手件,帮助机器完成365天的运转,怎么维修和保证不当机,由保险公司出具一个金融方案。对于效益而言,京件整体消费、整个维修的费用会回到更理性的范围中,让更多的甲方设备用户去理解怎么更有效、更能保证产出的方式来购买服务,保证设备工作的连续性和安全性。这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的变化。

  所以现在我们做的行业一直在不断增加。从最早的工程机械、环卫车等,做到了新能源装备的风机、水电、数控机床,现在我们跟发那科合作推出了整个数控机床的品牌。针对数控机床大量的管理,包括生命质量的管理,都在里面体现。包括烘干机,在食品加工、药材加工都有体现。

  我们看到经济很大的一个增长动能,再焕发大量设备的活力。每年新增13万亿的市场,这里面力量比较薄,大量的费用在材料和人工。但在后市场其实是4-5倍的使用价值,才有发电机组购置的费用,全生命周期是55%,绣花机的使用费用和成本只有7427%,相应数控机床83%17。怎么做好耗材的管理?这一块是我们工控自动化,包括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做的事情,蒸汽锅炉946,我们一台两吨的锅炉,这部分大量的节能空间和效率空间,都是我们在工业装备里面可以提升的一个很大的方面。38万亿的4-5倍就是170万亿的价格,如果能提升1%价格就是1.7万亿,1.7万亿的价格,对于GDP整体贡献,对于更好的履行、高效环保的经济都是很大的贡献。工业互联网平台从大数据、研发、建模、应用、软件都会往这上面去做,我们建立一个核心生态区做这个事情。

  刚才说到工业显性的价值,服务客户的时候更多从能耗、耗材、良品率、维保、性能,保险、设备性能、金融、设备的金融租赁,这一块都在工业互联网平台做一个拓展,对各个应用的分类,我们APP按照这个来分类,提供显性的价值,让工业企业用起来。

  最后,这个平台需要各个工业企业家去呼吁和倡导的一个方向。对于很多的企业,现在我们的客户慢慢在接受和转变思维的过程当中。有一些企业客户,像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我们去接触的时候,他们的观念很开放,数据共享没问题。因为行业数据共享,我才能知道我怎么对标,我在行业中的位置怎么样,我该怎么样进一步提升。对于大的国有企业和央企有很大的顾虑,这一步而言,希望在座的专家,站在中国经济推动的角度当中去看,再去呼吁一下,这个互联网的经济,以数据的汇集能够帮助中国经济产生一个质的变化,这一步需要更开放的心态,至少在垂直行业做到互联互通,包括整个中国的工业领域包括每个细分行业上一个台阶。

 

人物简介:

 

 

  黄路川,现任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负责公司的业务运营。在过去的10年中专注于制造业与产业金融领域,专注于企业数字化战略转型、落地,企业后市场服务业务运营与拓展。服务的领域包括汽车,机械装备,医药,物流,家电,服装等工业及服务业行业

  (本文为赵军利演讲实录,未经本人审阅。)